无所谓

踢狗游戏 www.tcgxw.com 心情不好,
若真要喝点什么,
男性喜欢喝酒,女性喜欢喝水。
虽然酒和水在材料、味道、疗效不尽相同,
但吞咽的冲刷感、入肚的畅快感和获得的结果,
却一样。
在一次次一口口的液体浇灌下,
胸腹中郁懑烦结的块垒,
终随着我们一趟趟的起如厕,
化成尿线,
一滴不漏地泄还给这个干涸的世界。
参照这一点,
对有些热心朋友讪讽“故意鹤立鸡群”之意,
尤无语。
若此“立”就成鹤,何不一起?
那大家不都一块成鹤?
呵!
一直垂涎言论自由的“肉鲜味美”,
这回,却啃出它的刺硬骨头来……
最后只想说:鹤立鸡群也是鸡!
面包和馒头再怎么差别也皆是面粉做成。
大家都是同根同源的人类,
鉴于这一前提,
什么都,
无所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