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间应有吴冠中

踢狗游戏 www.tcgxw.com 今年6月25日,是书画大师吴冠中先生去世一周年祭日。缅怀大师,我不会忘记与大师的那次会面。

吴老在仙逝的前几年前,常常发表一些“过激的言论”,比如说:他积极主张撤消两协(书协,美协),解散画院。他说“画院不叫画院,叫妓院;画院里,养了一群不会生蛋的鸡”还有他主张画家作家自己养活自己,不要让国家养着,等等,曾使书画界舆论哗然!多数人拍手称快,说老人家的语言击中了书画界和体制上的时弊,讲的是真话实话;少数人拼命反对,对他“狂轰滥炸”,有的人甚至恨得咬牙切齿!当然了,一切分歧来自于利益。都是利益的分歧。利益,包括国家利益,民族的利益,也包括个人利益和小圈子的利益,这要看你站在哪个利益上?站在哪一家的立场上了?在争论热闹非凡的时刻,我决定采访吴冠中先生,要听听这位“胆大妄为”的高人的见解!

说实话, 没见到吴冠中之前,我心中的吴冠中:第一,是个大画家;第二,是个大款,第三,是个“大胆狂徒”!我甚至在想象着他的别墅,应该是何等的豪华奢侈!想象着他门前提款的求画者排起的长龙似的队伍——就像春运时火车站购票的队伍!甚至想到还有警察维持秩序。因为,这些年,我见过许许多多远远不如吴冠中的,甚至没有可比性的“大画家”的豪华别墅;见过那些远不如吴冠中的“大画家”门庭若市的提款买画者;见过“大画家”别墅里专门用来称钱的台秤和验钞机!这些人,都如此风光无限,光彩照人,何况吴冠中呢?!

当我一步跨进吴老家门时,那些想象都彻底灰飞烟灭了!

吴老住的竟然是两居室的住房!房内的家具非常简单。沙发,桌椅,板床都是普通的半旧的,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!室内大部分个空间被书籍和画案占据着;这与那些远远不如吴冠中的“书画大家”的豪华别墅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的反差!老人家穿着很朴素:半旧宽松的裤褂,脚上穿着一双深腰的黄|色布鞋,坐在半旧的藤椅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据熟悉他的人讲:吴老平时的生活非常简朴,几乎没去过像样的饭店吃过饭,常常到楼下马路旁近乎地摊的理发摊上去理发..........。

眼前的情景,让我感到:吴冠中的家也不过如此,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和一个朴素的不能再朴素了的老人。

老人在他的“客厅”里热情的接待了我。他告诉我说:“我很喜欢你写的文章,看了好几篇,说得都很好!你敢说真话!现在在书画评论界,就缺乏说真话的评论家,特别是像你这样的评论家!什么时代都需要鲁迅,我曾经说过‘一百个齐白石不如一个鲁迅!’”